排行
当前位置: 钱柜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综]世界第一的治疗 > 正文 76.第 76 章(作者:裁风)
[综]世界第一的治疗《[综]世界第一的治疗》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76.第 76 章

    ()    (* ̄︶ ̄*)作者写文不易, 小可爱们体谅一下=3333=  仿佛撞到什么,雪亮的刀身发出一声悲鸣, 随后裂作两截,一截连着刀柄仍被那黑衣人牢牢地握在手里,而另一截却是直接被弹飞出去,“夺”地一声没入床头的墙上。

    然而钢刀以断身之痛也不过只是将萤草的妖力稍缓, 那股人类看不见的力量仍旧气势汹汹地前进——黑衣人的虎口本就被震得发麻,半条手臂还在不停地震颤着, 身上却又突遭重击, 五脏六腑仿佛在瞬间错了位,气血翻腾,“哇”地一声便吐了一大口血出来。

    乔三槐夫妇顿时被这变故惊得呆住了,而之前常常被人一下就把妖力打散的萤草也愣了一下。

    胸口的剧痛却让黑衣人没有机会出神,他正眼看向萤草——然而无论怎么看, 这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而已, 空荡荡的丹田摆明了并不懂武,那刚才又是怎么回事?不,刚才的事并不重要——漆黑眼睛里划过锐利的光,他随手把断刀往乔三槐夫妇的床上一甩, 步子微错, 以极快的速度朝萤草蹂身扑去——只要把这小鬼一掌拍死就好。

    那断刀虽然只是被主人随手甩过来, 却仍带着强悍的力道, 乔三槐来不及起身关心萤草如何, 只扬声喊了一声“丫头小心”, 便匆忙拉住妻子往旁边一滚。

    庄户人家房子不大,卧房小,床也同样窄,这一滚便滚到了地上,尚未抬起身,先就看到那道娇小的绿色身影也滚进了视线——这屋里除了那黑衣人和他们夫妻二人,也就只有萤草一个,这个身影毫无疑问便是她,再联系之前那黑衣人身上毫不收敛的暴虐气息,不难想象小丫头当是被那黑衣人一掌拍过来的。

    乔三槐不是江湖人,但他有个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儿子,也知道这些江湖人动起手来个个都十分厉害,一巴掌下去,像他这样不懂武的成年男人至少都得断几根肋骨,厉害点的可能当场就死了,而萤草不过是个小丫头……

    乔三槐整颗心都被吊起来了,也顾不得从床上滚下来整个身子疼得仿佛要散架,立刻就匍匐过去想要看看萤草的情况。

    然而还没等他爬过去,就见萤草突然动了动胳膊,保持着这个趴滚在地上的姿势,用力一甩那根几乎从未离手的蒲公英……

    再然后就听旁边传来一声闷哼,紧跟着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循声望去——那个之前凶神恶煞想要杀人的黑衣人俯身趴在地上,人事不知。

    乔三槐一脸懵逼:……发、发生了什么?

    然而这才只是乔三槐夫妇懵逼的开始。

    看到黑衣人躺在地上,乔三槐还在纠结是去确认下黑衣人是真的昏过去还是先把老伴扶起来还是先把萤草扶起来,萤草已经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活动乱跳的,仿佛刚才只是她不小心摔了一下……还一点没摔疼的那种。她原地蹦跶了两下,确定了身上什么事都没有,就立刻转身走向他们两口子,先把乔夫人扶,这才关切道:“叔叔和婶娘没事吧?”

    “嘶。”乔三槐回过神,身上有点疼,他不由地倒吸了口气……一口气还没吸完,萤草突然又抖了抖手里的蒲公英,小声念念有词道:“神啊,赐予我们慈悲吧~”

    仿佛有绿色的碎光从蒲公英上落下,然后乔三槐夫妇便觉得通体舒畅,不但刚才摔出来的疼同不见了,长年累月操劳农务积累下来的一些痼疾似乎也跟着消失了。

    这是……“仙术”?

    乔三槐夫妇俩对视了一眼,正要详细问什么,萤草却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睛往窗户的方向扫了一眼,然后食指压在唇上无声地朝他们比了个“嘘”的姿势,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她没有穿鞋子,踩在地上不带一点声响,躲在窗下的人毫无防备,甫一露面,便恰好撞上了萤草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

    这是个穿着灰色僧袍的男人,也同样蒙着面,一见萤草,便是不由一愣——这是谁?

    而萤草一见这人也蒙着面,还是跟着那个黑衣人前后脚出现,又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理所当然地便把他当作那个黑衣人的同伙……刚才那个黑衣人那一掌打得她好痛好痛的,太讨厌了!

    于是萤草就理所当然地把这个人划入讨厌的坏人行列,毫不犹豫地举起蒲公英,再次“咿呀~”一声叮了一下——

    那灰衣僧本是暗中尾随黑衣人而来,冷不丁看到个小姑娘,还以为自己的跟踪被发现,下意识地就要转身跑,背后空门大开。

    直到被萤草的妖力打在身上,那灰衣僧才反应过来这小姑娘并不是为了好玩才挥动手里的“毛球”的,提到胸口的一口气骤然被打散,他控制不住地吐出一口血,踉跄了两步,还没等他稳住身形……然后背后又是一记重击——这回彻底地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这深藏不露的高手又是他妈哪里来的?

    看着灰衣僧倒下,萤草这才悄悄地松了口气——她刚才叮了一下后才发现那人是想跑,可是叮都叮了,万一这人再像那个黑衣人那样回头拍她一掌……她是不会有事,可是疼呀,她最怕疼了。

    这一次算是亲眼目睹了萤草揍人的全过程,乔三槐夫妇惊住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目瞪口呆地坐在床上看着萤草跳出窗子,把那个灰衣僧从大门拖了进来。

    黑衣人的身体挡在门口,看着萤草拖着灰衣僧吭哧吭哧就是不好进来的样子,乔三槐及时回过神,小跑过去先是帮忙把黑衣人挪开,正准备去帮萤草拖灰衣僧的时候,不小心蹭掉了那黑衣人脸上的蒙面巾——老爷子随意地扫了一眼,然后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有点哆嗦地指着黑衣人,声音也有些颤抖:“峰、峰儿?!”

    乔三槐这话,不仅惊到了乔夫人,也惊到了正在搬人的萤草。

    她一把丢下灰衣僧,跑过去细瞧。

    灰衣僧失去了支持,“哐”一声脑袋重重地摔到地上。

    “听声就好疼,慕容博活该2333333”

    “草总别急,那肯定不是乔帮主”

    “帮主生父跟他长得很像,估计是老爷子看岔了吧”

    ……

    萤草还是快步走过去瞧了一眼——那黑衣人确实不是乔峰,不过长得跟乔峰很像,这黑灯瞎火的,光凭着月光很容易看错。

    实际上早在看到这黑衣人想要杀乔三槐夫妇的时候,弹幕里就已经把这人身份猜得差不多了。不过情势危机,就算这人是大个子的父亲,她也还是毫不犹豫地动手了。

    她动手的那瞬间,整个直播间的弹幕瞬间暴涨,她一时之间看不过来,就没有理会,以至于等灰衣僧出现的时候她自己看不懂弹幕在说什么了。

    不过那并不妨碍她对灰衣僧出手。

    峰儿的生父为什么会想要来杀他们?

    乔三槐夫妇又是一脸懵逼。

    不过——自己毕竟没有死,兴许是有什么误会呢……老实巴交的庄户人家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问萤草:“他们没死吧?”

    “要弄死吗?”萤草立刻抓紧了蒲公英,这俩人估计也就丝血,一蒲公英下去就死了。

    乔三槐连连摆手:“别别别!”

    这时弹幕一片哈哈党:

    “哈哈哈哈哈沉迷输出不想救人”

    “草总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是个治疗啊”

    “wuli草草现在已经只知道搞死搞死搞死了”

    “哈哈哈哈哈”

    “[doge]可以,这很草总”

    “两个不要脸坑儿子的玩意儿,搞死算了”

    “哈哈哈哈不是说好了要当治疗吗”

    “搞死搞死搞死”

    ……

    咦?看着这几条弹幕,萤草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脸颊慢慢涨红,垂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蒲公英遮住脸,小声道:“要不、要不我还是把他们救过来?”

    ——她她她这样好像一点也不像个治疗,反而像个输出_(:3」∠)_。

    这个更不行!万一醒了又要杀他们怎么办?想到这个可能,乔三槐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猛摇头:“就这样放着吧,等峰儿回来再做处置。”

    说完犹不放心,先把两人身上的利器摸走,又去找了两根麻绳,把两个人结结实实地绑到了一起。

    “那我去休息了。”

    看着乔三槐处理得妥妥当当,萤草打了个呵欠回屋睡觉,乔三槐夫妇却是想着地上的两个人辗转反侧,忍不住胡思乱想。

    好容易睡到迷迷瞪瞪之际,听到养子低沉浑厚的声音:“爹爹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半夜回家发现家里一片凌乱养、父母房里还多了两具尸体,乔峰也是一脸懵逼。

    “……不行。”晴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果断摇摇头——青行灯固然是个很令人信赖的大妖怪,到她偶尔也会有些恶趣味,那些恶趣味在妖界无伤大雅,可到了人类世界……总觉得很让人担心那些人类会不会崩溃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