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钱柜娱乐平台 > 其他类型 > 玉虹曲 > 第一百七十章:斗智斗勇(作者:若下)
玉虹曲《玉虹曲》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七十章:斗智斗勇

    小狐狸发誓,自从自己莫名奇的从二长老楚黎手里拿到唐刀黯燃,一直到大比正式拉开帷幕之前的三天,是他这辈子过过的最痛苦的三天。

    最开始,秋儿喜滋滋的跟着三长老有琴小琥走后,二长老楚黎便把小狐狸带到一处开满黑色小花的空谷之中,说想试试小狐狸燃玦刀发的火候时,小狐狸其实很有信心,撇下刚刚入手的黯燃不用,拉开架势左手一抬,一直不曾动用的障刀苍炙出鞘,右手却拿着当年从三长老处得来的金色小匕首,又暗用御金体,两把小巧的飞刀缠满内力,萦上一股殷红,悬在身前凌空蓄势。

    只从仅仅十四岁的小狐狸身上撒发出的气息看来,但凡是个稍有眼光的习武之人,见到小狐狸这样的小怪物都会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不为别的,只因为但从小狐狸此时展现出来的修为,以及那闻所未闻的火属内性御金神体来看,只怕再过几年江湖上又会出现一位妖孽一般的存在。

    但是二长老楚黎却是望着小狐狸身前那两把凌空的小刀微微皱了皱眉,轻哼一声之后,对小狐狸勾了勾手说道:“张牙舞爪的,活生生像个被煮熟的大螃蟹,准备给老子下酒不成?来吧,来吧,不要留手。”

    小狐狸歪嘴一笑,挑眉对楚黎说道:“二长老,虽然知道弄不过您老人家,但是您老既然说了,那我小狐狸可就来了哦?”

    楚黎眼光一亮,刚要说话,就感到一股杀意突然从自己脚下拔地而起,随之一道红光射出,猛地向自己下阴处刺了过来。

    楚黎脸色发紫,又惊又怒之下,身形竟然硬生生向后横移了两尺,断臂处的衣袖轻轻一挥,便卷住了刚刚刺向自己要害那道红光。

    就在小狐狸奇招突至,二长老楚黎横移拂袖之时,距离楚黎和小狐狸不远处,一位十七八岁上下,身材曼,容颜姣好的少女,苦哈哈的一手一个提着两个食盒大小的酒坛子,正四处张望,恰巧瞧见了和小狐狸对峙的二长老楚黎。

    少女如释重负的轻轻叹了口气,展开身形掠了过来,并对楚黎扬声说道:“楚爷爷,今天的酒给你送来了。”

    少女落在楚黎身后的同时,楚黎的衣袖也卷到了自下而上射向自己下阴的那道红光,衣袖再一挥,一只细如牛毛的银针被甩在了地上,楚黎理也不理身后的少女,咬牙抿嘴的对小狐狸说道:“果然是条小狐狸,下手太他妈的卑鄙了。”

    小狐狸立在原地耸了耸肩膀,先是瞥了一眼突然出现在楚黎身后的少女,然后坏笑一声说道:“二长老可是你说的让我不要留手,这才刚开始呢。”

    提着两坛子酒水的少女,见二长老楚黎和小狐狸都不搭理自己,便把两坛子酒水放到地上,甩了甩微微有些发酸的玉手,然后俏生生的一屁股坐到了酒坛子上面,平静万分的对楚黎说道:“楚爷爷,若是这位小师弟修为再高上一些,您老刚刚就被银针插中下阴变成太监了,啧啧,可惜可惜,师傅说过,太监都是尿床烂屁股的。燕儿可还不曾见呢。”

    楚黎脸上一阵发烫,猛地转头瞪了那自称为燕儿的少女一眼,怒道:“你这没良心的小蹄子,枉你楚爷爷疼你这么多年!”

    燕儿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轻叹一声说道:“可是燕儿真的很想看看太监到底是什么养的呢。”

    小狐狸被这燕儿与楚黎对话的语气逗得笑得直打哆嗦,之前刚见楚黎时被楚黎身上撒发出来的气息吓了个半死的小狐狸心头一阵轻松,遥遥的对燕儿扯着脖子喊道:“这位燕儿师姐啊,你别急,等师弟我在努把劲儿,今天争取让师姐见识见识真正的太监。”

    小狐狸话音刚落,燕儿侧头瞧了一眼二长老楚黎,刚要开口说话,就感到自己手边的空气突然微微一凝,燕儿低头一瞧,就见自己手边不知何时悬空出现了一枚萦满红光的银针,眨眼之间银针已然射出,去势又急,又险,所指的方位正是二长老楚黎那毫无防备的屁股。

    燕儿一愣之下,狠狠的瞪了小狐狸一眼,心想:“这位师弟真不是个好东西,才听到我对楚爷爷说话没大没小的,转眼之间就拿我做起了文章,这银针从我手边射出,但凡真的射到楚爷爷屁股上,这小师弟到时候定会以出手角度与刚刚我说的什么太监尿床烂屁股为由,嫁祸与我,楚爷爷到时候就算明知是这位小师弟暗中下手,但是也绝对找不出真凭实据证明我的清白太坏了,这个小师弟实在是太坏了!”

    可心中所想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今年不过才满十八岁的少女燕儿本也不是个安静的主儿,眼露精光的看着那枚缠着红光的小银针,粉拳微微一握,似乎期待着一直极为疼爱自己的楚爷爷屁股被银针射穿的一幕到来。

    而之前挥袖甩开一枚银针二长老楚黎,却是舔了下嘴唇,莫名其的说了一句:“想瞧瞧太监又不是什么难事,今天你楚爷爷便让你见识见识怎么把一个男娃娃变成小太监!”

    二长老话音一落,小狐狸和燕儿同时只觉眼前一花,楚黎色身形已经消失不见了,那枚射空的小银针上缠绕的红光兀的冒出一阵灿烂火光,然后小狐狸便失去了对那枚小银针的控制,银针软趴趴的掉到了地上。

    小狐狸心里一慌,左手将障刀苍炙微微一紧,竖在身前,右手匕首反握停在左肩,就在两把凌空蓄势的小飞刀不急不缓的飞到身后,要护住小狐狸身后要害之时,小狐狸感到自己身后飞刀的位置突然传来一阵燥热,之后自己失去了对那两柄小飞刀控制。

    小狐狸头也不回右手匕首猛地向身后一抹,身体右转的同时,左手反握苍炙护在头顶。

    而刚刚身形一下子消失的二长老楚黎那高大的身影此时已经诡异的出现在了小狐狸的身后,见到小狐狸匕首刺来,头颈微微向后一移躲开,右手化掌为刀,就要抹向小狐狸后腰之时,楚黎的瞳孔猛地一缩,放弃了袭向小狐狸后腰的一招,右手提起手刀变指在自己双眼之间轻轻夹了一下。

    楚黎之所以舍弃了抹向小狐狸后腰的一招,只因为刚刚小狐狸右手握着匕首回刺虽然被楚黎头颈后移躲开,但小狐狸却突然放手了,一直被紧紧握在手中的匕首凌空之时,身为御金体的小狐狸没有任何留手,再对匕首用出御金术,这柄当年在杭州时三长老有琴小琥送给小狐狸的小匕首,瞬时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惊人速度,直射二长老楚黎眉间要害。

    叮当一声,就在小狐狸以为他以脱手的匕首完成了他绝的一招时,那把金色的小匕首却被二长老楚黎右手夹住,随手甩到了地上。再之后小狐狸只觉得自己腰间被什么东西猛地一紧,自己整个身子已经凌空悬了起来,再之后又感觉左手一空,下体一凉。

    等小狐狸转头看清情况的时候直又羞又臊得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小狐狸自己左手上的障刀苍炙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二长老楚黎的手上,苍炙的刀尖上还挂着两片葛色的棉布片子,颜色质地正与自己今天穿的裤子用料同属一款。

    楚黎断臂处的衣袖卷起了小狐狸的身子,而小狐狸下身那天才刚穿没两天的新裤子已经不知何时化作了无数布片散落在了地上。小狐狸白生生,圆乎乎的小屁股被楚黎展示战利品一般的在身后,二长老又用右手上的苍炙刀背猛地抽了一下小狐狸的小屁股,牛头对已经目瞪口呆的燕儿说道:“小蹄子,你不是没见过太监吗,你楚爷爷这一刀下去,你这一肚子坏水的废物小师弟就要变成小太监了,好不好看?”

    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樱桃小嘴张开合不拢嘴的燕儿,愣了半晌,眯了一眼脸色紫的像个茄子一样的小狐狸,又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小狐狸圆鼓鼓的小屁股,轻轻的咳了一声,面不改色的二长老楚黎说道:“楚爷爷,这小师弟屁股又白又圆,烂掉了会不会有点可惜啊?”

    楚黎瞧了瞧小狐狸的羞愤欲死的模样,又瞧了瞧一脸淡定的燕儿,豪迈大笑一声说道:“他奶奶的,这也就是老子,刚才但凡换成与你们同辈的小兔崽子与这小狐狸动手,只怕现在只怕多少个都不够小狐狸拿来塞牙缝的呢,燕丫头,你若是与这条小狐狸过手,可斗得过他?”

    燕儿微微一愣,将刚刚小狐狸与楚黎对战的一幕幕回想过来,摇了摇头说道:“怕是比他不过。”

    楚黎又是一笑,拿着苍炙继续抽打小狐狸的小屁股,下手还着实不轻,直到小狐狸白白的小屁股被抽打成了桃红,才对被裹在自己袖中又羞又怒,却没脸说话的小狐狸问道:“小崽子,出手够狠啊,一针射我下阴,一针射我屁股,这就是代价!”

    燕儿却突然抬头,一脸古怪的看了看小狐狸,又看了看极为嚣张楚黎,一本正经问道:“楚爷爷,燕儿瞧了这小师弟的屁股,是不是就要嫁给这小师弟做娘子啊,那您还是把他变成太监的好,燕儿可不想给他做娘子的。”

    楚黎听完爆笑一声,刚要说话,却眼神一紧,身形猛地带着小狐狸往后一纵,再抬头看去的时候,就在刚刚他用苍炙敲打小狐狸的落脚之地上一只松木的树杈已经插在了地上,树杈四周的地面却被树杈上所携巨力震得深深凹下去了了半尺。

    林间突然响起一道冷冰冰女子声音:“哼,刀爷爷你再这样为老不尊,就别怪我奚情没大没小了。”

    听到这道声音小狐狸猛地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却是并没有发现那道熟悉的身影,心中五味杂陈之际,又听二长老楚黎却一脸郁闷,恨恨的吼道:“奚情你个死丫头,你他娘的和老三那个废物,耽误了小狐狸这兔崽子这么多年,现在老子来给你们擦屁股不说,你们竟然还不念老子的好,这算什么道理啊!”

    燕儿好奇的四处张望了半晌也没发现刚刚说话的人,不由好奇的对二长老楚黎问道:“楚爷爷,这奚情是不是就是那个奚情啊她什么时候回的岛上啊?”

    楚黎哼了一声,眼圈却猛的一红,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说道:“不是那个白眼小母狼是谁,他奶奶的,这么多年不见良心都被狗吃了,连她刀爷的酒水也不说来喝上一碗,真他娘的不知所谓!”</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