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钱柜娱乐平台 > 都市言情 >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榻 > 第413章 睿王爷的两难(作者:梅果)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榻《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榻》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13章 睿王爷的两难

    议政楼的厅堂里,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安静下来了,方才群情激奋,好像所有的人都在攻击莫桑青,这会儿莫桑青走了,众人将激奋收起,这才发现方才护国公没说过莫桑青一句不好。

    睿王的神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看着护国公道:“那国公爷的意思是?”

    护国公道:“可以将运粮的事交给他们,但粮草筹集之事,朝廷一定要抓在手上才行。王爷,如果任由他们插手粮草筹集之事,那朝廷还有何办法让这帮骄兵悍将听命?”

    “不是还有军晌吗?”杜老大人道。

    护国公看了老爷子一眼,这位内阁大学士精明起来很精明,可不精明的时候就让人很是无奈,“只要能吃饱肚子,军晌军中可以拖后再发,也可以就地去抢,去夺,杜兄啊,你不能将军中人想得有多遵纪守法。”

    杜老大人沉着脸,捊一下颌下长长的白须,道:“莫未沉能答应吗?就算王爷能让莫未沉退让,那折家父子能答应吗?”

    要说文臣们什么也没考虑,那是冤枉了他们了,至少这会儿议政楼里的众人有一个共识,辽东铁骑应该不会轻易南下中原,毕竟莫望北得防着关外的蛮夷,而秦王素来与河西折家的关系势如水火,而折家父子此次上京,看着与莫桑青和莫良缘兄妹是结盟了,那这次领兵去平叛的,十有**是折家的那位大公子。

    护国公语气很是恳切地跟睿王道:“王爷,这次您一定要坚持,此例一开,日后朝廷就更加无法掌控他们军中之人,王爷试想一下,这样时日一久,我天晋的江山就危矣啊!”

    无人反驳护国公,众人都知道护国公这绝不是在危言耸听。

    睿王坐着半天没说话。

    护国公给时间让睿王思虑,有书吏又给众人重上了热茶,护国公一直等手边的热茶变冷,才又开口跟睿王道:“下官不知莫未沈,折星野父子给过王爷什么承诺,但事关江山社稷,再好的承诺,哪怕是真的,王爷也不能信。”

    “国公爷,王爷就是不信又能怎样?”有大人这时开口道:“莫未沈和折星野父子不答应,王爷能有什么办法?”

    护国公看着睿王道:“这就需要王爷去与莫未沈他们谈了。”

    杜老大人设身处地的为睿王想了一下,然后摇头道:“这事怕是谈不了。”你可以在嘴上骂莫桑青蠢,骂武人们蠢,可你要真这么认为,那蠢的那个就是你了。

    护国公仍是看着睿王,等着睿王给他一个回应。

    睿王这会儿处于两难之中,他当然知道不能将江山社稷都压在一句承诺上,可他现在若是与护国公们站在一起,那等于他与莫良缘的联盟破裂,他以后甚至都不要想能得到领兵大将们的支持。

    仍是没有等到睿王的回应,护国公笑了笑,道:“王爷将莫未沈和严复生叫来,他们如今也知道王爷的为难之处了,王爷还在担心什么?”

    众怒难犯,孤掌难鸣,不得不做出妥协,这就是睿王想让莫桑青在议政楼看到的事,心中的隐秘被护国公看穿,睿王脸上的表情也不见有什么变化,拿起已经冰冷的茶水喝了一口,睿王摇头道:“不说折家父子,未沈不会同意的。”

    护国公将搭在扶手上的左手放下,双手在膝上轻拍了几下,道:“那王爷可以再让一步。”

    “哪里还有可以退让的余地?”反对的声音这时终于出现,许丞相冷笑着道:“朝廷已经没有退路了。”

    护国公没看许丞相,只看着睿王道:“如果他们一定要粮草筹集之权,那这个人选就得由王爷来定。”

    睿王这时终于开口道:“选谁?”

    护国公道:“易安其。”

    护国公说出这个名字后,厅堂里就响起一片议论之声。

    杜老大人摇头道:“易安其是率兵闯过长乐宫的人,莫未沈没杀他就已经是万幸,让他出面管大军粮草筹集之事?莫未沈不会答应的。”

    这会儿保龄侯朱焰并不在场,有与保龄侯爷关系不错的大臣开口道:“易安其仍在养伤中,就算莫未沈同意,易安其也当不了这个差。”

    “只是让他出面担一个官名,”护国公道:“其余的事还是由朝廷来做。”

    “国公爷不会真的认为莫未沈是个愚钝不堪之人吧?”有人问道。

    护国公目光炯炯地盯着睿王,道:“易安其自知保龄侯已经护不住他,所以投到了王爷的门下,王爷的人,莫未沈有何理由不用?”

    睿王诧异道:“你认为未沈会信这套说辞?”

    “易安其人在伤病之中,可保龄侯已经将他逐出京师,”护国公低声道:“他为救活命,投靠王爷有何不可?”

    睿王道:“易安其已经出了京师?”

    “是,”护国公道:“保龄侯亲自下的令。”

    在座众人心里都清楚,这应该是护国公给保龄侯下的令。

    “王爷,”护国公跟睿王道:“王爷顾及莫未沈他们,那莫未沈他们也应该顾及王爷才对。况且,王爷要收容什么人,不必向莫未沈禀告吧?”

    睿王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时在去往长乐宫的路上,严冬尽小声问莫桑青:“哥,你说我们去议政楼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就是去听骂的吗?”

    莫桑青步子走得不快,神情看着有些阴沉。

    严冬尽手里举着伞,伞往莫桑青那头偏,他自己又被淋湿了半边身体。

    “少将军,”一个辽东大将军的侍卫从小路上跑出来,迎着面跑到了莫桑青的面前,站下后又喊了严冬尽一声:“严少爷。”

    “怎么了?”莫桑青问。

    侍卫低声禀道:“折大公子回宫来了,小姐让属下去议政楼找少将军和严少爷回长乐宫。”

    莫桑青点一下头,迈步继续往前走去。

    长乐宫里,折大将军灌了一口热水进嘴,跟擦尽了脸上雨水的折大公子道:“你不去议政楼看看?”

    折大公子摇头笑了笑,道:“去帮着莫未沈跟一帮朝廷重臣吵架?我不去。“

    折大将军将茶杯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放,骂了一句粗口,看着门外道:“老子倒是想去,可就是怕老子吵不过那些穷酸!”

    折大公子没跟着自家父亲的话题往下说,而是道:“莫良缘跟父亲说了什么话?”</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