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钱柜娱乐平台 > 都市言情 > 萌妻九块九:老婆,求包养 > 第922章 都是因为我你才受伤(作者:钟离凝香)
萌妻九块九:老婆,求包养《萌妻九块九:老婆,求包养》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922章 都是因为我你才受伤

    白依然再伸手去抱他,“我很喜欢,也很开心,谢谢你。”

    萧轻灵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忍不住扔摇头,觉得牙有点酸,冲林琮使了一个眼色后就走人了。

    这种地方,她可是呆不下去了。

    “先让我看看你好不好,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林琮往后退了一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确定她到底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白依然想要伸手去拢自己的衣服,可是还动作再快也没有林琮的眼睛尖,直接握住她的手碗,还没来及得去看她被划开的衣领,就听到白依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手腕上的伤也没能藏住。

    看着手腕上那刺目的红痕,林琮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马上吩咐管家宋医生叫了过来。

    “怎么弄的?他们绑你了?”

    白依然知道骗不过去,也实在没有必要骗他,毕竟也没有多大的伤,便点了点头。

    林琮咬了咬牙,又把她的外套稍稍的拉开,看到她那被划到胸口衣领,眼睛一下子就变的血红,“他们划的?”

    白依然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想起当时的场景,不免还有些后怕。

    她不说话,就已经代表了默认。

    林琮深吸一口气,把人从沙发上拉起来,说道:“上楼去休息一下吧,先泡个热水澡,等一会儿宋医生来了,让她看看,嗯?”

    “嗯。”白依然乖乖的顺从。

    到了楼上,亲自给她放了热水,让她去泡澡,看着她安然的靠在浴缸里,林琮才带上浴室的门,转身去了书房。

    “林爷……”

    “刘三手底下现在还有没有货?”

    “有,但是不多了。”

    “盯紧了他,看他什么时候再进货交易的时候,一次就把他给灭了。”

    “是,但是现在……就这么放过他了?”

    “现在动了他,只会打草惊蛇,让他更加的防范,他手里既然已经没有货了,y省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他近期肯定会再进货的,到时候就报警,我们不动他。”

    “不过……等他进去以后,我们还可以再找人好好的照顾他,起码他那双手就不用留了。”

    “林爷英明。”

    林琮办完事之后就回了卧室,白依然还没有出来,林琮看了看时间,便推门进了浴室,本想开口叫她的,却发现她靠在浴缸里已经睡着了,一张小脸还是白的不正常,就连呼吸都没有那么平稳。

    林琮扯了条浴巾,想把人给抱出来,可刚刚碰到她,白依然就惊醒了。

    “喝!”

    “别怕别怕,是我。”林琮赶紧把人搂进怀里,轻声的安抚。

    感受到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息,紧绷的身子这才松懈了下来。

    “对不起,我……刚刚好像是睡着了。”

    “吓到了,是不是?”

    “有一点,不过我没事。”

    “水有些凉了,我们先出去,好不好?楼下还有蛋糕没切呢,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总得许个愿,吃块蛋糕才算圆满,是不是?”

    “好。”

    在林琮执意之下,白依然被光溜溜的抱出了浴室,把人放到床上,用浴巾上上下下的擦干,然后又找来之前派人买着放在这里备用的衣服。

    等穿好之后,宋医生也到了。

    白依然扯着林琮的衣角,说道:“我真没受伤,就是手腕这么一点,没必要麻烦人家的。”

    “但是我不放心。”

    白依然心里暖暖的,却说道:“也好,那就顺便也给你的伤看看,你本来就该卧床休息的,还这么折腾……”

    “我没事,我身体有多强壮你还不清楚吗?”

    白依然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娇瞪了他一眼,说道:“我知道什么?我才不知道呢。”

    宋医生敲门进来,先给白依然检查了一下,“白小姐没有什么事,手腕上的伤涂点药膏就行了。”

    白依然道了声谢,然后说道:“那麻烦宋医生再帮他看看吧,他今天肯定扯到伤口了。”

    “好,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宋医生转头对林琮说道:“先把衣服脱了吧,我看看。”

    “我没事,晚一点再说吧。”

    白依然却拽着他,语气强硬地说道:“不行,必须现在检查,我要亲眼确定没事。”

    林琮对白依然向来没有办法,朝宋医生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然后把外套脱掉,然后又慢慢的解开衬衫。

    结果,这不解开还好,一解开就看到了围绑在腰上的那厚厚的纱布全都被血染透了。

    白依然的眼泪瞬间就飙了出来,哽咽道:“你还骗我说没事?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

    “真的没事,流点血而已,不哭了,你再哭我就真疼了。”

    “这叫流点血而已吗?”

    “好了好了,不哭了,宋医生还在呢,也不怕叫人家看笑话?你先出去,我让宋医生帮我重新换药,好不好?”

    白依然却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我不走,我要亲眼看着你。”

    “都是血,有什么好看的?”

    白依然干脆就不理他,执意坐在那里,一副你怎么赶我都不会走的样子。

    林琮无奈的摇了摇头,“行了,那就这么换吧。”

    原来的伤口本来就有些吓人,而且还是新伤口,这才一两天的工夫,现在又崩开了,可见那画面有多血腥了。

    白依然也是害怕的,可是因为受伤的这个人是林琮,就算是再害怕,眼睛也是一错不错的盯着那伤处。

    明明心疼,却又不敢太放肆的哭出来,只能紧紧的咬住嘴唇,让自己极力的忍耐着。

    等伤口处理完,白依然才颤着手,用指尖轻轻的碰着那白色的纱布,“是不是很疼?”

    “不疼。”

    “假话。”

    林琮失笑,“真话,你看我都没有掉眼泪,对不对?”

    白依然吸了吸鼻子,带着一点鼻音,说道:“对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再受伤。”

    “傻瓜,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牵连,也许你家里人考虑的是对的,跟我在一起的确……”

    林琮的话还没说完,白依然就已经把他的话拦了下来,有些惊惧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他什么意思?

    林琮深深的看着她,然后莞尔一笑,“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自责,没有保护好你。”

    “我又没有受伤,受伤的是你,而且……有你在,我不怕,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林琮,坚定而坚强。

    “你说的对,我一定会来救你的,就算我有事,我也不会让你有事。”

    白依然笑了,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所以你不用自责,好在我们都没事,对不对?以后我自己也会小心的。”

    “嗯。”

    林琮应的有些心不在焉。

    白依然不知道,经过这一次,林琮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

    不管这次是意外还是什么,不管她到底有没有受伤,都是他的一个失误,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可是,逃过了这一次,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呢?

    当初他信誓旦旦的向白家人保证,他不会让她有事,可是现在呢?

    还是出事了。

    不是他没有能力保护好她,而是百密一疏,只要他继续在这一行,那么这样的事情以后还很有可能会继续发生。

    他爱她,所以不能让她再有任何的意外。

    因为他现在才发现,与两个人在一起相比,她的安全和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当初是他太自私自大了,现在想来,后怕的不仅仅是白依然,还有他。

    想到她被划开的衣领……

    林琮根本就不敢往下去想,他没有办法想象她当时经历了什么,更没有办法想象,当时她有多害怕。

    如果当时刘三起了歹念,对她做了不好的事情,就算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刘三,那么她受到的伤害,是他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弥补的。

    所以,他决定了……

    “你想什么呢?”

    “啊?哦,没有,没事。”林琮收回思绪,说道:“走吧,先下去吃饭。”

    “好。”

    两个牵手到了楼下,只是才走到楼下的时候,林琮打了一个响指,顿时,灯光全熄,而在餐厅的地方却有点点的光亮。

    “烛光晚餐?”

    “嗯,特地为你准备的,喜欢吗?”

    “嗯,喜欢。”

    白依然是真的喜欢,就算没有烛光晚餐,就算是去吃路边摊,她也是真的很开心,因为是和他在一起。

    林琮拉着她坐下来,餐点陆续的被送了上来,白依然托着下巴,看着林琮的脸,笑的迷人。

    林琮举起酒杯,说道:“祝我们的小公主生日快乐。”

    “谢谢,不过……你身上有伤,不能喝酒。”

    “就一口。”

    “一口也不行。”

    林琮最后还是无奈的妥协,吃过东西,生日蛋糕便被推了上来,是个小双层的生日蛋糕,上面是一个造型可爱的小公主,白依然见到了惊喜得不得了。

    “先许愿吧。”

    白依然双手合十,大声念叨,“我希望我和林琮能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烛光映照下,白依然的小脸,美好的让人心动。

    听着她许下的愿望,林琮更是心头一震。

    她的这个愿望,他可能……

    压下心底涌上来的万千滋味和那清晰得不能再清晰的痛楚。

    不管未来如何,他今天都要好好的陪她把这个生日过完。

    白依然转头看他,笑了笑,“林琮,你也许个愿吧。”

    林琮挑眉,“你生日,我许愿?这能行吗?”

    “有什么不能行的?快点快点,然后我们两个一起吹蜡烛。”

    林琮看了看她,无奈中又带着万千的宠爱,然后也学着她的样子,说道:“我希望,小白能永远平安健康。”

    白依然呶了呶嘴,好像对他许的这个愿不是那么满意,但想想,又笑了起来,“行了,咱们一起吹蜡烛吧。”

    吹了蜡烛,室内的灯光又重新亮了起来,刚刚还昏,黄的一片,现在已经是通堂的明亮,只是那种浪漫的让人窒息的感觉好像也消散了不少。

    “切蛋糕吧。”

    白依然也没有推辞,切了蛋糕,却只盛了一块在盘子里,白依然自己没有先吃,反而是叉了一块送到了林琮的嘴边。

    “我知道你不爱吃甜食,但这是我的生日蛋糕,你总得给点面子吃一口吧。”

    林琮是很少吃甜食,但也不是完全的就不吃,更何况,如她所说,她的生日蛋糕,就算是毒药,他也得吃下去。

    看着他吃了一口,白依然这才笑着发自己叉了一口放进嘴里。

    “好吃吗?”

    白依然点头,“嗯,好吃。”

    看着她嘴角边沾着的白色奶油,林琮只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在翻涌着,连嗓子都跟着暗哑了起来,“是吗?我尝尝,看看有多好吃。”

    话音刚落,白依然的脸便被捧了起来,紧接着,嘴唇便被人堵上。

    “唔……”白依然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睛,可反应过来之后才又缓缓的把眼睛闭上,安心的享受这个甜蜜而温柔的吻。

    许久之后,林琮才放开她,低笑了一声,“果然很甜。”

    白依然脸红的瞄了一下四周,皱了皱眉,小声说道:“干嘛呀,还有人看着呢。”

    “放心吧,没有人这么不识趣,更何况……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有什么害羞的?”

    白依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不是害不害羞的问题……哎呀,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脸皮那么厚啊?”

    他脸皮厚?

    亲一下就是脸皮厚了?

    林琮表示不服气,于是再一次的吻了下去。

    有时候,一个简单的吻,就像是一颗火种,可以点燃整片草原。

    年纪轻轻甘柴猎火,一个热吻下来,自然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可如果是在平时也就罢了,但现在不行。

    白依然没有忘记他身上还有着伤,刚刚才换完的药。

    “不行……”

    林琮也知道不行,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两个都平息了一会儿,林琮才说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派司机送我就行了,你身上有伤,别再开车了。”

    林琮轻笑,“我知道,车让司机开,我陪你。”

    白依然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明天周末,我不上课,我早点过来看你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